学会这件事之后,我终于把自己“养”大了

周鹏宇 3975阅读 7评论

 

 

你好,我是咨询师周鹏宇,先给你讲个故事吧。

 

小瑶是两个孩子的妈妈,在别人眼中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庭,但事实上,家庭关系已经接近崩溃的边缘。

 

自从有了老二以后,夫妻关系越发紧张,动不动就争吵。

 

有一次,在夫妻嘶吼的过程中,孩子的哭声成了扣动小瑶情绪的扳机。

 

她竟然疯了一般抓起女儿就要打过去,还好丈夫及时制止了。
 
等她冷静下来时,竟然发现,自己和以前母亲发怒的状态如出一辙。

 

而这恰恰是她最大的痛点,年少的她,不知道多少个日日夜夜,是躲在被窝中瑟瑟发抖度过的。

 

小瑶还曾暗暗发誓:“我的妈妈好可怕,我以后一定不要成为这样的妈妈。”

 

“可我为什么最终活成了她样子?”这个责问的声音,不断在头脑中回响,这是小瑶最不想看到的结果。

 

小瑶试过很多方式:读书,向家人道歉、忏悔,请教朋友。能试的,都试了。

 

她很清楚,一切都指向过去的原生家庭,就像玻璃上顽固的污渍,明明知道它在那里,却对此无能为力……

 

在我的来访者当中,有许多人也遇到过类似的困境:道理我都懂,但发现懂的东西越多,越发无力。问题就在那,我却拿它毫无办法。

 

许多人也许抱着这样的态度,想找咨询师做最后的尝试。

 

 

 
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,我会在咨询中与来访者探讨如下三个议题:

 

1、什么是你当下的问题 
 
许多初次过来求助的来访者,首先需要讨论的,就是这个议题。

 

大家可能正被现实问题所带来的情绪困住了,所以忽略了当下困扰自己的问题到底是什么。

 

比如:因为失恋或婚姻、亲子问题陷入到崩溃的情绪中。过度沉浸在情绪中,甚至不知道自己当下该求助些什么。
 
这时候,就需要探讨当下什么问题在困扰着自己。

 

2、是什么让问题成为了问题 

 

拿小瑶的故事来说,与家人关系紧张是问题,如何提升情绪管理能力也是问题。

 

但这背后的成因,才是背后真正的问题所在,即:原生家庭的经历带给自己的创伤体验。

 

许多来访者通过自己的努力也能探索到这里,同时大多数人会止步于此。

 

就像我之前说的情况:道理都懂,但还是老样子,接下来到底该怎么成长和疗愈自己呢?

 

由此,我们就来到了第三个阶段。

 

3、修通未尽事宜,同时为自己的问题负责 

 

关于未完成事件,在格式塔流派中有专门针对于这个部分进行的工作。下面我给大家介绍一下。

 

未完成事件,也被称为蔡加尼克效应。

 

通过蔡加尼克的研究发现,未完成事件会使人紧张,同时反过来也会促进我们有动力去完成一些事情。

 

因为,相对于完成的事件,未完成的事更容易被人所记住。

 

比如小瑶,过去自己经历的创伤,之所以会让她印象深刻,很重要的原因是:那时那刻,被恐惧感所笼罩的自己,没有被任何人支持。
 
当受到现实事件的刺激时,如夫妻争执,过去不好的感受就可能会被唤醒。

 

那么,对于小瑶的未完成事件该如何修通,进而让她能为自己的恐惧负责呢?

 

 

首先,需要与小时候的自己做接触。
 
这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,毕竟让一个过去对家庭关系恐惧甚至绝望的女孩,重新相信这个世界有可以让她安全的环境,需要一段稳定、安全的咨访关系不断让她去确认。

 

如果这个过程顺利的话,就会来到下一个阶段。

 

在第二个阶段中,我们会一起讨论过去的感受。
 
同时可能会用到格式塔的空椅技术,尝试与过去的自己对话。

 

这个部分可能许多人自己也做过,类似内在小孩的对话训练,而不同点在于:一个是类似自己左手握右手的体验,而另一个是类似与真实的人拥抱的体验。

 

因此,咨访关系带给来访者的支持就显得尤为关键。

 

这种支持包括咨询师对来访者的情绪的看见和鼓励。

 

毕竟在那时那刻,可能没人会顾及到一个还不善于表达的小女孩的感受。

 

长期被他人忽略的恐惧被咨询师看到时,会带给来访者新的体验和新的信念。

 

小瑶说:“原来我的感受是可以被其他人看到的……”

 

同时,这个“人”也包括她自己:当一个人允许自己共情过去的自己时,这种新的支持将会让自己变得更加稳定。

 

另外,如果我们过去压抑、克制的感受和不合理信念没有被修通,过去的那个你,是无法离开那时那刻情境的。

 

毕竟人无法离开ta从未到达过的地方。当ta到达且满足的时候,就可以坦然离去了。
 
过去那个未被看见的女孩,在情绪充分得到释放,并获得当下自己的支持后,她也将迎来属于自己成长的契机。

    评论(0)

    加载更多评论
    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