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志红:不要做一个没有欲望的“好人”

武志红 8733阅读 23评论

你以为你是门上的锁,

你却是打开门的钥匙。

糟糕的是你想成为别人,

你看不到自己的脸,自己的美容, 

但没有别人的容颜比你更美丽。

 

——鲁米

作者 | 武志红
 
 

 

我是一名心理咨询师,从事心理咨询工作已经 14 年了,为很多人提供过心理咨询服务,其中很多来访者和我保持着长程的咨询关系。

 

随着临床心理咨询经验的不断积累,自然而然地,我对各种心理现象的关注和思考也不断加深。

 

最初,我更关注的是家庭养育,“原生家庭”这个词在中国被广为人知,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我的推动。

 

但我并没有止步于此,而是一直在探索前行。

 

逐渐地,我聚焦在了“自我”这个概念上,并形成了一个深刻的感知:

 

大多数人的痛苦,根源都在于自我尚未形成。

 

那么,到底什么是自我?

 

或者反过来问,什么是没有自我?

 

一位来访者的故事,推动了我对这个问题的思考。

 

她是一位女士,四十来岁时开始找我做心理咨询。

 

她未婚,没孩子,一个人租住在一间小小的单身公寓里。

 

可是,她并不是没有经济实力。

 

她自己开 了一家公司,公司盈利情况不错,她一点儿也不差钱。

 

那她为什么不让自己的生活变得更好一些呢?

 

因为她是我们通常认识中的那种“大好人”。

 

她不怎么给自己花钱,但愿意给父母和家人花钱,而且是花很多很多钱,比如给父母买大房子。

 

除了家人,她在谈恋爱时也花了不少钱。即便对方人品不怎么样,甚至算是渣男, 她也愿意花钱。

 

她之所以来找我做咨询,是因为她发现自己心中怨气太重了,特别是对渣男恨得不得了。

 

在心理咨询进行了没多久后,她对我说出了一件让她感到非常恐惧的事情。

 

她说,她知道自己所谓的当“好人”是一种病,但她一直以“好人”自居,甚至为此感到骄傲。

 

可是在有一次过生日时,她发现自己出了大问题。

 

当时,她收到了很多礼物,这让她很感动。

 

可仔细一想,她发现自己已经两三年没有给别人送过生日礼物了。

 

这个发现让她非常惊讶。

 

当她观察自己的内心时,惊讶升级成了害怕。

 

她发现,她似乎失去了对别人的关心,失去了自己温暖的一面,甚至觉得自己在失去基本的人性,心在变得冷漠。

 

这位来访者的故事,对我有重大的意义。

 

这个故事的关键点,细想起来是有些恐怖的——一个好人,逐渐丧失了对所有人的关心。

 

就是从这时开始,我形成了对“好人”的初步思考。

 

现在回头看,我可以非常简单地概括说:

 

这种所谓的“好人”状态,

破坏了自己的生活,破坏了自我,

最终,这种破坏也转向了他人。

 

做一个所谓的“好人”,似乎是一种常见的追求,但这种“好”很容易变成对自己人生和心灵的破坏。

 

这是一种典型的自我没有形成的现象。

 

与“好人”正好相反的另一种典型现象,是极度在乎自己,我称之为高自恋者,其实也没有形成自我。

 

人都是自恋的,而比起普通人,高自恋者极度在乎自己的欲望——他们可能会不顾一切地去追逐欲望,甚至为此利用、剥削别人也理直气壮、心安理得。

 

不只是对欲望。

 

高自恋者对自己在每一件事上产生的每一份动力、每一个念头都非常在乎,并且苛求周围人完美地配合自己,希望自己在每一件事、每一个细节、每一句话上都占上风,都要赢。

 

为了赢,他们可以不惜代价。

 

我的新书《自我的诞生》会用更准确的语言告诉你:

 

“好人”和高自恋者,都没有形成抽象意义上的自我。

 

 

他们将在每一个细节上发出的动力和意志,都当作“我”;

 

将每一个细节上的具体意义上的“我”的死亡,都等同于“我”本身的死亡。

 

死亡这件事太可怕了,于是他们自然就执着地想要赢。

 

你发现了吗?

 

“好人”和高自恋者,正好是相反的两个方向。

 

“好人”一辈子都在灭欲望,灭隐私,灭自我,想以此换取在别人眼里的好形象。

 

高自恋者则对欲求非常执着,想得到别人的配合。

 

你看,因为“我”没有形成,所以他们总是去关注“你”,想从“你”那里获得存在感。

 

当然,“好人”和高自恋者只是两种典型表现,自我没有形成还有形形色色的表现方式。

 

 

 

 

搞清楚了什么是没有形成自我,那自我究竟又是指什么呢?

 

这涉及一个概念——存在感。

 

“存在感”是一个抽象的哲学词汇,用我的话来翻译,就是 “‘我’可以存活的感觉”。

 

如果这种感觉基本形成了,就意味着一个人的自我形成了。

 

而这本书,讲的就是自我形成的过程。

 

这样去理解存在感后,我们就可以直观地理解很多事情,例如焦虑。

 

虑无处不在,关于焦虑的理论研究也很多,我自己的理解是,焦虑或许都是死亡焦虑,它的对立面就是存在感。

 

如果一个人总是处在焦虑中,那可能意味着他的自我尚未形成。

 

如果自我形成了,这份弥散性的焦虑就会变成自在感。

 

所谓自在,也很简单,把它拆开来看就能明白,也就是“和自己在一起”,或者说“自己在”。

 

有不少人把自我等同于自私,甚至还有人把自我视为洪水猛兽。

 

但我要告诉你,自我形成后,一个人会变得非常不同。

 

自我没有形成的人,总在关注“你”。

 

要么渴望从别人那里获得好评,要么苛求别人按照自己的要求来行事。

 

由于活在“我”随时会死去的焦虑中,他们变得很敏感,好像每时每刻每一种关系中都藏着“生死之战”——

 

到底是外界的“你”胜利,还是内在的“我”活下来。

 

而这一切,都会给关系——包括人际关系,也包括与事物乃至世界的关系——带来压力、剥削和破坏。

 

比如,有的人在和别人沟通时,只想着倾吐,拒绝聆听。

 

这就是因为:

倾吐,意味着你配合我;

聆听,则意味着我配合你。

 

如果配合这个动作中有支配与服从的意味,甚至还有生与死的含义,那他们自然会渴望倾吐,抗拒聆听。

 

我认为,一切美好的事情都来自深度关系。

 

而一个人之所以难以建立深度关系,就是因为存在这种难以言说的死亡焦虑。

 

当自我诞生后,一个人不仅会获得存在感和自在感,还会摆脱对别人的过度关注。

 

这时,还会发生一件深刻的事情:当“我”的存在得以确立之后,也就意味着“我”可以存活了,我也就可以看见真实的“你”了。

 

自我的诞生,也意味着一个人终于能真正看见别人了。

 

这时,“我”和“你”就可以放心地建立深度关系,然后在深度关系中创造各种美好的事物了。

 

人是万物的尺度。

 

一个人的心灵,就是他丈量世界的尺度。

 

“我”在黑暗之中,世界也必在黑暗之中。


当“我”被照亮,世界也必会变得光明。

 

照亮你的自我,就是有着如此伟大的意义。

 

这本书脱胎于得到 App 的课程“自我的诞生”。


 

“自我”是心理学 中一个最基本的概念,从这一点来看,这本书和这门课似乎都没什么特别的。

 

但当我形成讲这个课程的初步意识时,我自己无比感动,觉得这是一门“伟大的课程”。

 

因为对任何人而言,形成抽象意义上的自我都是人生中一个伟大的里程碑。

 

实际上,我也没有真正形成自我。

 

我就是前面讲到的那种“好人”,所以我的自我被破坏的程度也很高,再重新把它活出来真的很不容易。

 

从相当大程度上来说,我也像一个初生儿一样,要从理论和体验上去观察、感知,一个没有自我的人到底该怎样逐渐活出自我。

 

理解“自我”这个概念,知道有关自我形成的理论,与在体验上深刻感知到自我从来都是两回事。

 

所以,这本书带着满满的感性和体验,可以说是活生生的。

 

以上所有因素加在一起,我想自恋地说:这是一本非凡的书。

 

那么,你完成了这个非凡的过程了吗?

 

你的自我,诞生了吗?

 

甚至,你开始形成自我了吗?

 

如果还没有,那么,属于你的生命之旅也就还没真正开始。

 

欢迎你阅读《自我的诞生》,我们一起启程。

新书上市,前往当当、京东平台,搜索「自我的诞生」享受新书上市优惠价格哦

    评论(0)

    加载更多评论
    暂无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