千万不要对离婚有幻想

武志红主创团 10万+阅读 4评论

作者 | 天雅

责编 | 陈沉沉

 

 

最近在《脱口秀大会5》,初代脱口秀女王思文回归,引发全网热议。

 

她和前夫程璐,曾经号称是中国脱口秀界的“史密斯夫妇”。

 

实践着年轻人期待的婚姻范本,治愈了无数年轻人的恐婚:

 

“夫妻间最好的关系是什么?是变成睡在上下铺的兄弟。”

 

 

然而,在所有人都看好这段“兄弟般”的婚姻时,他们却在2020年离婚了。

 

随后,思文退出《脱口秀大会3》的比赛。

 

如今时隔2年后,她再度回归——

 

第一场表演,她聊姐弟恋,现场反应不温不火;

 

第二场表演,她火力全开,主动与程璐PK,直接聊前夫,聊离婚女性,引爆全场。

 

 

不难想象,离婚后这2年,她肯定经历了很多无法为外人道的艰难时刻。

 

如今,她在舞台上将这一切写成段子,用一笑泯了爱恨情愁悲欢离合。

 

从某种意义上——

 

这是喜剧人的一种「自我献身」;

也是喜剧人的一种「自我解脱」。

 

思文的洒脱,令我感慨良多。

 

因为现实生活中,离婚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事情。

 

很多人跟一段亲密关系决裂后,依旧困与前任的羁绊里无法自拔:

 

要么终日以泪洗脸,痛苦不已;

要么终日愤愤不平,咒骂前任。

 

久久无法释怀,甚至直接影响到新的关系。

 

 

一个困在羁绊里的离婚女人

 

 

说到这,我想分享个身边人的故事。

 

我的邻居李女士,今年40岁,是一家美容院的店长。

 

她长得好看又有气质,身边不乏追求者。

 

自从10年前跟前夫离婚以来,她特别渴望找到新的情感归属。

 

按理说,一个有颜值、有事业的女性,要想找到另一半并非难事。

 

然而这10年来,李女士陆陆续续谈了不下10场恋爱,却始终没能修成正果。

 

许多人表示无法理解,甚至李女士本人也充满困惑,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。

 

直到有一次跟她深入探讨,我才发现,这一切源于:

 

她在离婚事件中的「未完成情结」。

 

10年前,前夫正在创业,李女士则成了贤内助——

 

白天在美容院上班,晚上处理前夫公司的事情,忙个不停。

 

可谁也不曾想到,前夫非但不感恩、不珍惜,还搞起了外遇。

 

这对李女士来说,是致命的打击。

 

带着对前夫满腔的愤恨,她毅然决然选择了离婚。

 

离婚以后,她立刻跟一名年轻男子展开新恋情,尽管她并不爱对方。

 

“我想向前夫证明,我的新男友比他优秀100倍,背叛我是他这辈子最错误的决定。”

 

“那,你成功证明了吗?”我问道。

 

李女士轻轻摇了摇头:“没有,我后来发现新男友徒有其表,好吃懒做,没有责任心,就分手了。”

 

但李女士并不死心。

 

从那以后,她开始与各类男性交往,不断晒朋友圈,甚至有时还特意@前夫,以此“羞辱”他。

 

但每次“羞辱”完以后,她又会因为无法忍受男友的某些缺点而分手,然后再寻找下一个交往对象。

 

周而复始,不断循环。

 

表面上早已离婚,实际上却依旧困在与前夫的羁绊里,无法自拔——

 

这,就是李女士无法在新恋情中修成正果的根本原因。

 

 

 

走不出羁绊背后的3层含义

 

 

在完形心理学中,有一个词叫:未完成事件

 

指一个人在特定事件中,由于一些情感没有被充分体验,从而对它念念不忘。

 

当一个「未完成事件」悬而未决时,人就会不自觉地重复一些“荒谬”的行为,去弥补这份情感的缺憾,形成「未完成情结」。

 

就像李女士离婚的时候,没有真正去感受对前夫的愤恨,也没有诚实去体验自己的挫败,从而导致一直对前夫念念不忘。

 

在随后10年岁月里,她一直通过新的恋情去“羞辱”前夫,回避挫败。

 

这,就是她无意识中、关于离婚的「未完成情结」

 

它的背后存在3层含义:

 

 其一,“你伤害了我” 

 

“我为你付出那么多,你怎么可以背叛我,伤害我?”

 

当她把前夫看成施害者,把自己看成受害者时,这就意味着:

 

她把自己放在了虚弱的角色里,被动遭受伤害,没有主动权。

 

带着这份虚弱,她在离婚后不断交往异性,以此补偿内心的挫败。

 

 其二,“你要为我负责” 

 

“你背叛了我,并伤害了我,你要为我负责。”

 

当她期待着前夫为这份背叛负责时,这就意味着:

 

她在心理上并没有与前夫分离,依旧将自己与前夫捆绑在一起。

 

带着这份心理的纠缠,她始终无法依靠自己的力量,走出离婚的阴影。

 

 其三,“我要惩罚你” 

 

“你不为我负责,我就要惩罚你、羞辱你。”

 

当她带着愤恨结束一段婚姻时,这就意味着:

 

她在情感上并没有与前夫分离,依旧将自己裹挟在上一段婚姻里。

 

带着对前夫的报复心理,她始终无法与别的异性建立真诚的、纯粹的亲密关系。

 

 

以上3个想法的产生,是因为「未完成事件」背后隐藏着李女士「未表达的情绪」:

 

特别是对前夫的愤恨。

 

从而导致:

 

她一直停留在过去的羁绊里,无法将能量和注意力投入到当下和未来的事务中。

 

 

你有多恨TA,就有多需要疗愈你自己

 

 

这份经久不衰的愤恨,仅仅来自前夫的背叛吗?

 

其实不然。

 

精神分析有一个说法:

 

几乎每一段亲密/婚姻关系中,我们都会不自觉地重复童年与养育者的关系模式。

 

而几乎每一段亲密关系/婚姻的破裂,往往也伴随着童年创伤的爆发。

 

关键在于,我们是如何面对创伤的:

 

是屈从于它的裹挟,止步不前?

 

还是从中觉察自己内心深处的渴望,走向自我成长?

 

催眠师黄仕明曾开玩笑说:

 

“一见钟情,是两个‘神经病’在一起。”

 

李女士的爸爸是一个非常优秀、有力量的男性,但妈妈却文化不高,性格软弱。

 

她从小崇拜爸爸,且有些瞧不起妈妈。

 

“长大后要嫁给一个像爸爸一样的男人。”

 

而李女士的前夫,在家里排行老大,是家族里唯一的男孙,深受长辈器重。

 

他从小便下定决心,长大后一定要出人头地,光宗耀祖。

 

两人最初相遇,相互吸引,很大程度源于:

 

他们能够满足彼此对另一半的期待与渴望。

 

李女士需要的男性气概,前夫身上有;

前夫需要的事业贤内助,李女士也有。

 

在这种补偿式的亲密关系中,两人各取所需,听起来挺美好。

 

但如果婚姻中的两个人,没办法照顾好自己的需求和伤痛,而是过度依赖对方去给予:

 

“你如果爱我,就应该给我这个那个……”

 

一旦得不到满足,就会感到委屈、生气、抱怨、指责、失去耐心。

 

令对方疲上加疲,令自己伤上加伤。

 

长此以往,就会让关系紧绷,充满压力和负担,陷入恶性循环。

 

李女士与前夫婚姻的破裂,直接导火索是前夫搞外遇;

 

但追溯到背后更深层的原因,李女士本人也有一定的责任。

 

她从小崇拜父亲力量,鄙视母亲的软弱。

 

在辅助前夫创业过程中——

 

她一边以父亲为标榜去要求前夫,一旦前夫出现退缩的念头,她就会大声指责对方不像个男人;

 

当前夫没有达成她的期待时,她就会以“拒绝前夫的性需求”作为惩罚,因为她不想像软弱的妈妈一样,总是向丈夫低头。

 

当发现前夫出轨后,她第一时间选择离婚,并快速建立新的关系,将期待转嫁到另一个人身上。

 

这中间,她没有留任何时间和空间去理解、处理自己需求和创伤。

 

从这个维度来讲,

 

李女士无法收获完满、和谐的亲密关系,

 

不仅仅是因为遇人不淑,同时也存在自身原因内在困境

 

当然我这样讲,不是为了给出轨男性洗白。

 

而是想透过李女士的故事,让大家看到:

 

在亲密关系/婚姻中,我们会不断呈现自身缺失、渴求的部分,同时也会从中看见自己需要被联结、被疗愈的部分。

 

当关系终结时,伴随着童年创伤的爆发,我们一定会产生恨意。

 

这份恨意——

 

既包含了指向眼前伴侣的愤怒:你为什么要伤害我/抛弃我/不满足我?

 

也包含了指向养育者的愤怒:你当初为什么不好好爱我,让我如此匮乏?

 

这个时候,你有多恨对方,就有多需要疗愈你自己。

 

 

谢谢你的存在,让我更加完整
 
 

那么,在一段破裂的亲密关系/婚姻中,该如何去疗愈自己呢?

 

按照完形心理学的说法:

 

当「未完成事件」悬而未决时,「未完成情结」会一直持续存在着,直到我们能勇敢地面对过去,接受丧失,完成哀悼。

 

这时,我们需要回到过去的「未完成事件」中,把那些不为人知的失望、悲伤与愤怒表达出来,缓解心灵僵局,走出羁绊。

 

总结起来,它需要经历2个阶段:

 

 第1阶段:宣泄。

 

当我们有恨意却不去体验时,就容易干一些“荒谬”的事情。

 

就像李女士不断在新关系中“羞辱”前夫,无法修成正果。

 

也因此,当恨意产生时,要觉察到它的存在,并试着让它在关系中流动。

 

这时,我们可能会在愤怒的驱使下,产生很多破坏性的想法。

 

而恨意一旦从情绪变成伤害性行为,就会对他人造成切实伤害。

 

也因此,我们需要给它披上一层胶囊:

 

减轻表达恨的力度。

 

让它从不可忍受变成可以忍受,从不被外界所接纳变成可以被外界接纳。

 

就像思文和程璐,两人既然走到了离婚这一步,必定是彼此间出现了不可协调的矛盾,造就了不可挽回的伤害。

 

或许就像程璐所说的,在思文经历父亲离世、生病动手术等艰难时刻,他却因为忙于工作,无法给予她陪伴。

 

而从小在单亲家庭长大的思文,面对丈夫的冷落与忽视,你说完全没有怨言与愤怒,也不现实。

 

但她没有将这份恨转化成直接攻击,而是在脱口秀舞台上将它转化成了一个个段子:

 

我是主动选择跟程璐一组PK的。

 

选的时候觉得很好玩,但选完之后我就后悔了。

 

我在想——我会不会又选错人了!

 

这可是比赛呀,怎么能跟婚姻一样儿戏呢?

 

 

此番一语双关的操作——

 

既释放了自我的压抑,也表达了对前夫的不满;

 

既有岁月静好的体面,也有身为喜剧人的素养。

 

 第2阶段:整合。

 

所谓整合,就是透过一段亲密关系/婚姻,看见自己需要成长的地方。

 

日本作家村上春树说:“人生下来就是残缺的。”

 

这也意味着,

 

我们需要在关系中填补自身的残缺,而亲密关系/婚姻,则是人与人之间最深层的联结。

 

伴侣存在的真正意义——

 

不是永无止境地满足我们的缺失与匮乏;

而是帮助我们感受自己需要被完整的部分,了解自己未被满足的需求。

 

它的破裂,则意味着——

 

伴侣也有他的路要走,有他的生命旅程,他/她已经给予你,他/她能够给予的一切,他/她没有的,既不能给自己也没法给你了。

 

但是透过对方,我们看到了自己的需要和渴望。

 

作为一个成年人,我们可以为自己的需求去做一点事情——

 

我满足自己的渴望,开始照顾好自己,为自己的需求负责任,爱我自己,安慰内在的不安。

 

这会帮助我们踏上了一段意识进化的旅程,疗愈、整合、成长、蜕变的过程。

 

然后我们就会变得更完整。

 

亲密关系/婚姻的最终指向——

 

从来不是彼此补偿,而是自我的成长。

 

所以,当亲密关系/婚姻逝去的时候,不要沉浸在过去的羁绊中。

 

试着把力量带回给自己,带着完整的自己告别过去,走向新的关系,新的人生。

 

作者:天雅,华南师范大学心理学专业,广州心协三级心理咨询师,绵羊倾诉APP倾诉师。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:武志红(ID:wzhxlx)。
 

*部分观点参考:黄仕明《永远不要去疗愈你的伴侣》

 

    评论(0)

    加载更多评论
    暂无评论